欄目導航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學術研究
【中国社会科学报】满岩 “貊国”与“发人”本系一源
作者:來源:發布時間:2019年04月08日 點擊數:

“貊國”與“發人”本系一源

 

20190408 08:20 來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满岩

 

關鍵詞:山海經;貊國;史籍;

 

早在夏商周時期,中國古代東北地區曾有一支重要的古民族——貊族。貊族屬于混血民族,是新樂先民、高台山先民、馬城子先民等東北土著民族同東夷諸部族融合後的民族共同體。據《逸周書·王會》《山海經·海內西經》《後漢書·東夷傳》等史籍記載,由于所處時代不同,地理分布各異,以及源自貊族的族群不斷分支,貊族見諸史料的名稱有著不同記載,如貊國、發人、大小水貊、梁貊等。

 

燕將秦開攻滅貊國

 

《山海經·海內西經》載:“貊國在漢水東北,地近燕,滅之。”吳承志《山海經地理今釋》謂:“漢水當作遼水。”因此,“貊國”當在今之東遼河、下遼河流域。《管子·小匡》載:“(齊)桓公伐山戎,敗胡貉,破屠何,而騎寇始服。”其中“胡”爲東胡,“貉”爲貊族。這說明,當時被齊桓公擊敗的“貉”(貊)是依附于東胡族的,故稱“胡貉”。齊桓公北伐時所征服的貊及燕國所滅掉的貊,當爲遼東北一帶的貊人。因此,貊國應當是貊人主要在沈陽、新民、康平、鐵嶺、開原、西豐、撫順、新賓、清原、本溪等一帶所建之國。

 

根據《史記·匈奴列傳》:“燕有賢將秦開,爲質于胡,胡甚信之。歸而襲破走東胡,東胡卻千余裏。與荊轲刺秦王秦舞陽者,開之孫也。燕亦築長城,自造陽至襄平,置上谷、漁陽、右北平、遼西、遼東郡以拒胡。”據《三國志·東夷傳》裴注引《魏略》:“取地二千裏,至滿番汗爲界,朝鮮遂弱。”可見,秦開在北擊東胡後, 緊接著揮師東進, 越過遼東地區,直抵朝鮮半島西北角。在秦開向東進軍過程中,沿途滅掉了遼東地區貊人建立的部落小國。

 

秦開破東胡後,燕國在今遼甯省西部、河北省北部,即大淩河、小淩河流域和灤河上遊,設置五郡:上谷(治所在今河北省懷來縣東南)、漁陽(治所在今北京市密雲區西南)、右北平(治所在今河北省平泉縣)、遼西(治所在今遼甯省義縣西)、遼東(治所在今遼甯省遼陽市),並修築長城:西起今河北省獨石口北灤河南的大灘一帶,東經圍場、赤峰、敖漢,由奈曼、庫倫南部進入阜新,又經彰武、法庫至開原一帶,跨越遼河,然後折而東南,經新賓、寬甸,進入朝鮮境內,沿昌城江、大甯江而至博川。因此,東胡北退千余裏。根據考古發現,在內蒙古自治區的甯城縣南山根、遼甯省朝陽縣的十二台營子和葫蘆島的烏金塘,發現了相當于春秋戰國時期的東胡墓葬;在內蒙古自治區赤峰市、喀喇沁旗、翁牛特旗、敖漢旗、甯城縣,發現了300多處東胡遺址。可見,燕設五部原來是屬于東胡和依附東胡之貊部。

 

發人爲東北貊人專用詞

 

《逸周書·王會解》記載了東北地區古族、古國到中原參加“成周之會”的史事,所記參加“成周之會”的古族中,有稷慎、濊人、良夷、發人、高夷等。其中,稷慎在史籍中亦寫作息慎、肅慎,學界一般認爲這是生活于今牡丹江地區的古代民族;良夷即樂浪夷,它是生活于今朝鮮大同江中下遊地區的古朝鮮族的先人;“濊人”應是夫余、沃沮、東濊等族的先人,生活于今吉林省大部地區以及朝鮮半島東北地區;關于發人,《大戴禮記·少閑》記載:“海外有北發,與肅慎並列”,北發,《管子》作“發”,《逸周書·王會解》作“發人”。可見,發人即指史籍所載之“發”“北發”。郭沫若謂:“濊與發分明兩族,發與貊聲更相近,殆發即是貊也。”可見,“發”與“貊”通,發人即貊人,“發”是東北貊人的專用詞。

 

《大戴禮記·少閑》載:“昔虞舜以天德嗣堯,海外肅慎、北發、渠搜、氐、羌來服。成湯卒受天命。”《大戴禮記·五帝德》載:“山戎、發、息慎”;《史記·五帝本紀》亦載:“北山戎、發、息慎”,這個居處山戎與息慎之間的發,就是活動在東北地區的貊人。周初,發人又與山戎、肅慎等一道,向周王朝進貢,貢物爲麃。《逸周書·王會解》載:“發人麃麃者,若鹿迅走。”可見,發人在舜、禹、商湯、周文王時,均見于史籍記載。其分布範圍當在山戎(今大淩河流域)及肅慎(今松花江以東)之間。孔晃注:“發,亦東夷”;《管子·輕重甲》載:“八千裏之發、朝鮮可得而朝也。”這都說明“發”距齊約八千裏,與朝鮮相鄰,兩者與齊的距離相差不遠,而“發”較近,故均將“發”置于“朝鮮”之前,此“朝鮮”在今朝鮮半島西北部,齊在今山東省。故“發”當在今遼甯省東北部,地處中原前往東北腹地和朝鮮半島通道之上。

 

再根据《山海经·海内西经》记载:“貊国在汉水(辽水)东北”,可知发人与《山海经》描述的貊国地望吻合,发人应主要在今沈阳、新民、康平、铁岭、开原、西丰、抚顺、新宾、清原、本溪等一带。这一带也是新乐下层文化、偏堡子文化、新乐上层文化、高台山文化、凉泉文化、马城子文化、顺山屯文化等文化遗址的集中带。辽宁省开原市八棵树镇的团山遗址应为貊族(发人)居住遗存,这里发现的陶器多为豆和壶,在辽北貊族中,这些器类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普及和使用。团山遗址内,散落大量的夹砂黑、黑褐、红褐色陶残片。其中,陶器残片有鬲、豆、罐、盆、网坠、纺轮;石器有斧、双孔石刀等。地表遗物中还有陶器的器足、器耳等,这些器耳形制多样,有柱形、鸡冠形、舌形、环形等若干种,尤以环耳、桥状耳居多,其中,鸡冠耳有一种呈窄长條形。器表装饰有之字纹、戳点纹、网格纹、弦纹等。团山遗址附近,还有貂皮屯石棚和李家台石棺墓等遗存。

 

殘余發人退居燕之東北

 

春秋戰國以後,發人(貊人)大都與華夏族融合,未被融合者則退居燕之東北方,即今遼甯省東部和吉林省東南部,如後世所稱“小水貊”“梁貊”等。

 

《后汉书·东夷传》谓:“句骊一名貊耳,有别种,依小水为居,因名曰小水貊。出好弓,所谓‘貊弓’是也。”李贤注引《魏氏春秋》进一步解释曰:“辽东郡西安平县北,有小水南流入海,因名之小水貊。”李贤注引《魏氏春秋》曰:“‘小水’在辽东郡西安平县北,即今辽宁宽甸县南。其地产良弓,史称‘貊弓’,此部貊人因居于‘小水’,故名。”有关小水之说,学界主要有靉河与浑江二说。刘子敏认为,根据《三国志》记载:“西安平(今靉河尖古城) 北有小水”,而靉河则是从西安平之西流过,靉河位于辽东长城之内,而辽东长城之内的貊人早已融入燕、汉民族,在东汉和曹魏时期,靉河流域是汉人的分布区,故而不可能还有貊人部落存在。此外,又因靉河水流过于涓细,无法与“大水”鸭绿江相比,并且缺少相应考古遗迹,故小水应为浑江无疑。

 

梁貊與小水貊也並非等同關系,梁貊獨自爲一族,小水貊亦獨自爲一族。據史料記載,漢代貊後裔有稱梁貊者,居梁水上遊一帶。梁水,古水名,先秦曰衍水,漢稱大梁水,唐曰梁水,遼稱東梁河,即今遼河的支流太子河。《三國史記》對于梁貊亦有簡略記載:西川王十一年(280),藥廬“拜達賈爲安國君,知內外兵馬事,兼統梁貊、肅慎諸部落”;烽上王元年(292)春三月,“殺安國君達賈……國人曰:微安國君,民不能免梁貊、肅慎之難,今其死矣,其將焉托,無不揮涕相吊”。梁貊的文化當屬太子河上遊地區的馬城子文化,馬城子人也應是梁貊先祖。馬城子文化是東北地區一支早期青銅文化,與夏家店下層文化隔遼河並行發展,分布于太子河上遊地區,是遼東地區洞穴墓、石棚、石棺墓文化的發源地。

 

綜上,《山海經·海內西經》之“貊國”當是“發人”(貊人)在今沈陽、新民、康平、鐵嶺、開原、西豐、撫順、新賓、清原、本溪等一帶所建之國。春秋戰國以後,“發”改爲“貊”,有的並入燕,納入華夏族;未被融合者則退居燕之東北,即今遼甯省東部和吉林省東南部地區。

 

 

(作者單位:遼甯社會科學院東北亞研究所)

 

 

 

 

 

 

【字體: 收藏 打印文章關閉
地区:北京市  广东省  山东省  江苏省  河南省  上海市  河北省  浙江省  香港特别行政区  陕西省  湖南省  重庆市  福建省  天津市  云南省  四川省  广西壮族自治区  安徽省  海南省  江西省  湖北省  山西省  辽宁省  台湾省  黑龙江  内蒙古自治区  澳门特别行政区  贵州省  甘肃省  青海省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西藏区  吉林省  宁夏回族自治区
上海 北京 沈阳 深圳 广州 天津 佛山 杭州 青岛 苏州 香港 太原 呼和浩特 石家庄 长春 南京 合肥 南昌 福州 南宁 武汉 长沙 济南 郑州 成都 西安 兰州 银川 乌鲁木齐 西宁 拉萨 昆明 贵阳 海口 台北 澳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