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谈】毕德利 走近北方近邻蒙古国
作者:來源:發布時間:2019年08月06日 點擊數:

 

半月談丨走近北方近鄰蒙古國

新華社客戶端

發布時間:08-0109:44

 

 

圖爲位于蒙古國色楞格省蘇赫巴托的鐵路樞紐

王灵桂 毕德利

應蒙古國總理呼日勒蘇赫邀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7月10日至12日訪問蒙古國,此訪再次引發人們對蒙古國這個北方近鄰的興趣。人們對蒙古國的了解似乎更多停留在曆史記憶中,那麽,蒙古國是個怎樣的國家?其對外持何種政策?怎樣看待今天的中蒙關系?

以畜牧、采礦爲主的內陸國

說起蒙古國,成吉思汗是繞不開的話題。從1206年成吉思汗建立大蒙古國到1368年元朝滅亡這段時間,蒙古人曾建立了橫跨歐亞、亘古未有的龐大帝國。

1924年,蒙古人民共和國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于1949年10月與其建立了外交關系。

蒙古國地域遼闊,是世界第二大內陸國,人口300余萬,當地以畜牧業和采礦業爲主,人們的生活滿意度較高,這些因素決定了蒙古民間對外交往較少,經濟發展較慢。

蒙古國北部與俄羅斯接壤,東南西三面與中國爲鄰,是亞歐大陸具有重要地緣戰略價值的國家。近年來,隨著蒙古國經濟發展的加快,特別是該國諸多特大型礦藏如銅礦、金礦、煤礦及鈾礦的發現和開發,蒙古國戰略地位日益提升。

從“等距離”外交到“第三鄰國”策略

冷戰結束後,蒙古國根據國內外形勢的變化,放棄了長期奉行的一邊倒向蘇聯的外交政策,轉而重點發展與中俄兩國的“等距離”外交關系。《蒙古國對外政策構想》確定,蒙古國奉行開放、不結盟的外交政策,把同中國和俄羅斯建立友好關系作爲其對外政策的首要任務。

本世紀初,蒙古國將外交政策拓展爲“愛好和平、開放、獨立、多支點”,將“第三鄰國”策略寫入對外政策構想,提升了對西方國家、聯盟的重視程度。後來,蒙古成爲上海合作組織首個觀察員國,與北約建立“全球夥伴關系”,加入歐安組織並成爲該組織第57個成員國。

“第三鄰國”策略,出自蒙古人特有的“三個基石”理念,即一口鍋支在地上,兩塊石頭是撐不起來的,必須要有第三個支點。在蒙古國看來,三個支點中,中、俄兩國是必不可少的,同時,美、日、韓、印和歐盟等,都能起到第三個支點的作用。

曾謀求“永久中立”

2015年9月,時任蒙古國總統額勒貝格道爾吉在第70屆聯合國大會上宣布,蒙古國將實行“永久中立”政策,引發國際社會關注。蒙古國媒體及學者表示,“永久中立”在蒙古國外交政策中屬于新提法,實際是“第三鄰國”政策的邏輯延伸,二者存在共通之處,即著力發展與其他國家的關系。

对于“永久中立国”,国际法定义为“它的独立和完整完全是由條约担保的,條件是它承诺不参加军事同盟(除抵抗攻击外),而且也不承担可以间接地使它卷入战争的义务”。谋求 “永久中立”是一个国家的权利,蒙古国的这一提法暂未得到国际社会接受和认可。不过蒙古国也给自己留有余地,比如,额勒贝格道尔吉曾公开解释:“宣称中立的国家保留修改、更新和放弃中立政策的权利”。如今,随着蒙古国领导人的更替,谋求“永久中立”地位的说法在蒙古已鲜有提及。

“發展之路”對接“一帶一路”

中蒙兩國是山水相連的友好鄰邦,蒙古國是共建“一帶一路”的天然夥伴,也是最早支持“一帶一路”倡議的國家之一。

今年4月,在國家主席習近平和蒙古國總統巴特圖勒嘎的見證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同蒙古國外長朝格特巴特爾簽署了《中蒙建交70周年紀念活動計劃》,拉開了中蒙兩國政治、經貿、人文領域和地方交往的大幕。

巴特圖勒嘎的河北之行,把蒙古國“發展之路”與“一帶一路”的對接推向深入,有利于蒙古路網規劃與中國港口互聯互通,使蒙古這個內陸國家,借助“一帶一路”,與“第三鄰國”的往來更加便利。(作者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國家全球戰略智庫、遼甯社會科學院低碳發展研究所)

 

【字體: 收藏 打印文章關閉
地区:北京市  广东省  山东省  江苏省  河南省  上海市  河北省  浙江省  香港特别行政区  陕西省  湖南省  重庆市  福建省  天津市  云南省  四川省  广西壮族自治区  安徽省  海南省  江西省  湖北省  山西省  辽宁省  台湾省  黑龙江  内蒙古自治区  澳门特别行政区  贵州省  甘肃省  青海省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西藏区  吉林省  宁夏回族自治区
上海 北京 沈阳 深圳 广州 天津 佛山 杭州 青岛 苏州 香港 太原 呼和浩特 石家庄 长春 南京 合肥 南昌 福州 南宁 武汉 长沙 济南 郑州 成都 西安 兰州 银川 乌鲁木齐 西宁 拉萨 昆明 贵阳 海口 台北 澳门